心理学中有什么细思极恐的理论?

时间:2021-09-06 11:23       来源: www.zntron.com

「后抑制反弹效应」,也就是「白熊效应」:当一个人力图赶走一个不应该有些想法,结果却致使激烈反抗,而且这个想法第三出现时,会比以前更强大,更难以克制。
大多数人的悲惨一生,都跟「白熊效应」有关。

你是不是有过某种奇怪的冲动,想要从一栋高楼上一跃而下,或驾车撞向迎面而来的车流?

再或者想着:「如果我给那个女性来一拳会如何?」

假如你有以上冲动,或者你身边的人有以上冲动,那样你,或者他,可能正深陷于「强迫症」的旋涡。

本文就是探讨这个存在于每一个人心中,并驱使着数以百万计的人走向痴迷的、怪异的与强迫行为的思维陷阱。

通过对以下问题的解答,大家将开启一条迷人小径,直通你大脑中最黑暗的「强迫」角落——

强迫症到底是什么?大家对它的误解有多深?

强迫思维的那些离奇的想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为何赶走这部分奇怪的想法这样困难?

「白熊效应」的原理到底是什么?

如何才能在强迫症中走出来?

有些人看到这里会非常不错奇,啥是强迫思维?什么离奇的想法?什么白熊?

别急,这部分问题会一一得到解答。

在此之前,先给大伙讲一个真实的案例。

案例的主角,大家叫他小李。小李是位男士,今年 30 多岁。

他觉得,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。是什么呢?

几年前,有一次,小李在游泳池里游泳后,从水里爬出来,在往更衣室走的楼梯上,不小心被尖锐的台阶角剐了一下,脚后跟被划出一个口子,一下子流了好多血。然后,他抽了张纸巾,掩住了伤口止血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。

又过了一阵子,有一天早上,小李在公交车站等公交车,他无意间,被站台广告板上冒出来的螺丝刺了一下,刺破了皮肤,流血了。

这本来是两件很稀松平时的小事,为何小李却记得这样了解呢?

由于在这两件事情发生过后没多长时间,小李就忽然感觉自己「着了魔」!

如何讲呢?他的脑海中开始出现一个声音,阴魂不散,来回飘荡。这个声音就是——「你会染上艾滋病的。」

小李一想,这可真是大概啊!

泳池里每天熙熙攘攘,不肯定存着什么细菌,还有我按在伤口上止血的纸巾,干净吗?无人触碰过吗?

公交车站过往的人也不少,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,都大概会被那根螺丝刺伤。如果被刺伤的人当中,有人是艾滋病患者如何解决?感染了艾滋病的血液留在螺丝上,然后螺丝又刺破了我的皮肤,如此病毒就会进入到我的血液中……

这个「你必然会染上艾滋病」的想法出现后,真的是一发不可救药,小李早也想,晚也想,天天要搭进来五六个小时琢磨这件事。

后来,他不光是想了,还付诸行动。

小李反复检查各种可能染上艾滋病的途径和物件。譬如说,牙刷、毛巾、水龙头、电话,他觉得这部分东西都潜伏着艾滋病病毒。每次有一点点皮肤上的伤,他都如临大敌,兴师动众,会用好几条创可贴把伤口裹得严严实实的。然后,更绝的是,他会把伤到他的那个东西,譬如钉子或是玻璃片、桌角,都拆下来珍藏好,拿到专业机构去进行检验,这才能安心。

类似的事情太多啦,尽管小李也知晓艾滋病病毒不可能在体外存活,但那也没用。

小李感觉活得真的是太累太痛苦了,最后实在撑不住了,就去看了心理大夫,得出的诊断是,他患上了强迫症。

这个结果,大大出乎小李的意料,他感觉,这大夫是否个庸医啊?大概是搞错了。「强迫症难道不是那些总是洗手的人得的病吗?跟我有哪些关系啊?我知晓那种人,他们一直紧张兮兮地要把周围的所有都搞得一尘不染,连床上有点面包屑都受不了。我跟他们的想法可完全不同,我可以同意任何面包屑和杂乱,脏一点我完全不在乎,我又不是完美主义者。我害怕的是自己会染上一种可怕的疾病。这跟强迫症有天壤之别!」

那样,小李这个怎么看对不对呢?

其实,大多数人跟小李是一样的,对强迫症的理解只限于不停地洗手。

那样强迫症到底是什么?大家这么多年对它的误解有多深?

强迫症作为世界第四大容易见到的心理问题,那一定不可以光是「爱洗手」这么容易。

强迫症可以说是一套组合拳,它包括了两大件: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。

小李和大多数人以为的强迫症的样子,譬如说爱洗手,那只不过强迫行为的一个表现。而在强迫症中,真的的老大是强迫思维,它至关要紧,不为人知,且威力巨大。说强迫行为是给它打下手的,也不为过。

没办法战胜的恐惧

强迫思维是指忽然闯入到脑中的奇怪想法。

总的来讲,可以划分成几个大的主题,譬如说,伤害主题和污染主题。

大家来看看关于伤害的强迫思维是什么样子的。

包括——

总忍不住地想从高楼窗户跳下去;

或者忽然跳到迎面而来的汽车前面;

将某个人推下站台,推到火车前面的冲动;

期望某个人死;

抱着婴儿时,有一种忽然想把他一脚踢飞的冲动;

还有,假如我忘了对某个人说再见,他就会死。

等等。

关于污染的强迫思维有——

担忧从公共场合染上疾病;

可能由于接触厕所的坐便器而得病;

总感觉我们的手非常脏。

除去以上这部分,强迫思维还包括一些大家容易见到的想法,譬如说,虽然知晓已经锁了车门,却总担忧没锁,或者总担忧东西没放好。再者,就是对某样东西的对称性有一种极致的病态的追求,就是大家常常说的,假如几件东西没摆整齐,或者有一处缺损,就不可以同意,这就叫「逼死强迫症」!

这部分奇怪的念头,不知晓什么时间,就会从哪儿偶然地、随机地、不受控制地冒出来,被人不知所措,像着了魔一样。

在小李身上,由于他有一种跟「污染」有关的强迫思维,就是大家刚刚说的,担忧从公共场合染上疾病。所以,他的脑海中一直冷不丁地反复出现一句「咒语」——「你会染上艾滋病的。」

下面我再多举几个例子,好好讲解一下,这强迫思维到底是怎么回事?

20 世纪有位杰出的数学家,叫库特·哥德尔,他是爱因斯坦的同事和朋友。这位数学家所提出的不完全性定理,用逻辑来探讨和揭示逻辑的局限,听着太复杂了,容易点说,就是这位数学家终其一生都在追求理性。然而,很具备讽刺性和戏剧性的是,他最后却死在了我们的不理性上。这位数学家后来患上了强迫症,而强迫思维本身是不同意任何理性的讲解的。

哥德尔的强迫思维就是,觉得自己会意料之外中毒,毒源可能是腐坏的食物,也会是冰箱里发出的有害气体。假如食物老婆没先尝试过,他就一口也不吃。后来他的老婆生病了,没办法为他试吃食物,结果哥德尔被心中的执念所困,活活把自己给饿去世了。

还有一位工程师,讲述了他在强迫思维面前的遭遇,他觉得强迫症最阴暗的一面,就是没办法控制我们的想法带来的恐惧。

有一次,他同全家人一块出去度假,给扛着鱼竿的儿子拍了张好看的照片。他正看着这张照片,看着最帅的儿子扛着鱼竿,心里充满了自豪,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说:「如果你不把这张照片毁了,你的小孩就死定了!」这位工程师挣扎着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三个小时,跟这声音搏斗。他知晓不可以听它的,完全没道理,根本没这回事,什么也不会发生。但到了最后,他还是决定不拿小孩的性命冒险。他委曲求全地顺从了这个声音,把所有照片删得一干二净,同时感到深深的无奈和挫败。

「我强迫,只不过为了摆脱痛苦」

说了这么多,大伙也能看出来,大部分强迫症患者出现的强迫行为,其实就是为了驱赶侵入到自己脑中的强迫思维。

譬如,假如总想着自己可能没锁门,那样为了驱赶这个念头,就要去实质检查一下门有没锁。

再譬如,有一个女生,她的强迫思维是有虫子会从她的口中进入大脑,为了驱赶这个想法,她就整整 10 个月拒绝开口说话,以杜绝这种危险。

那样检查门锁和不开口说话,就是强迫行为。

强迫行为确实可以赶走强迫思维,但保持不了多长时间,甚至可以说是雪上加霜、饮鸩止渴。非常快,强迫思维又会卷土重来,而且变本加厉。

这里记住一点,绝大部分心理问题患者的举动,其实不是为了获得快感,而是在试图摆脱痛苦。

举例,有一个叫小强的女生特别爱洗手,拼命洗手,皮肤都洗得破皮出血了,也停不下来。有时,他大半个晚上都待在水池边上洗手。他并不怕细菌,这不是他洗手是什么原因所在,更不是为了获得清洗的快感。他说之所以洗手,是由于此外自己再也找不到任何方法,能让心里那些诡异的焦虑感和痛苦消失。

失去控制的「想法发生器」

一般人天天可以生出几千种想法,其中不少既没用,也不理性,甚至是邪恶的。这部分精神垃圾通过很多不一样的形式存在。

比如,耳虫现象,是说某段旋律,用大家的话讲,叫特别「魔性」,会挤进你脑袋里萦绕不散;还有就是一些负面的念头,譬如说,「我不可以」「我不干了」,等等。

这部分想法之所以会出现,就是由于大家每一个人体内都有一个装置,叫「想法发生器」。它在不停地制造各种想法,这就等于在「广种薄收」,你需要制造出少量的各种想法后,才能在里面摘出「金点子」。

当这部分想法被提出时,大脑不会立刻对它们进行审查和排除。就像大家在公司里进行「头脑风暴」,考虑怎么样才能增加销售额或者吸引客户。这个时候,无论提出的主意有多蠢,都会被记下来。

「想法发生器」任由大家的大脑迸发出天马行空、稀奇古怪,甚至是不道德、邪恶和阴暗的想法。而对正常人而言,过一段时间后,大家就能修正和排除掉这部分无需的垃圾的想法。而对某些人而言,没能成功解决掉这部分奇怪的想法,这部分想法就大概会致使痛苦和精神疾病。他们把想法转化成了强迫症。特别当人遭到创伤,或感到重压时,这部分强迫思维更是会乘虚而出,失去控制般地四处乱窜。

这就是强迫思维中,离奇想法的出处。

为何赶走这部分奇怪的想法这样困难?

用 App 查询完整内容

现在,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询

« 上一篇:有志者,事竟成,怎么样培养我们的决心?
»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