庚子赔款,是怎么样摊到民众头上的?

时间:2021-09-14 10:51       来源: www.dongzhu98.com

毕勋又问,能否征人丁税?

根据毕勋计算,假如每个人每年征收5分银子,一年就可得到两千万两。

徐寿朋回复:清廷以前是征人丁税的,后来把这部分税并入了田赋,现在再征人丁税,那等于是重复征收。

毕勋说,那不如就增加田赋。

徐寿朋回复:如此贫民的日子会更惨,社会可能会不安定。

萨道义建议说,你们不如搞个“房捐”,征房租税。

徐寿朋回复:这个税大家以前在部分省份就征收过,可惜没成功,大家一收房地产税,那些店家就关门歇业,那些民众就哭天喊地,地方官员更是束手无策。

萨道义又建议道,你们的自产鸦片比进口鸦片多出三倍,假如每担鸦片征银六十两,不就可以得到一千余万两吗?

徐寿朋回复:自产鸦片的生产地遍布全国各个地方,没可以控制它们流通、用以征税的核心关卡,一旦增加税收,只能促进他们偷税漏税,损失更大。

萨道义说,那你们可以征印花税。

徐寿朋回复:这个方法大家已经考虑到了,但现在只能试着在通商口岸搞一搞。……

庚子赔款,以当时中国的人口基数为准,每个人摊派一两银子,合计海关银4.5亿两,以39年为期、年息四厘的方法清偿,本息共计9.82余亿两,再加上地方赔给教会、教士、教民的损失2000万两,全部赔款超越10亿两。

对于怎么样凑齐这笔赔款,清廷和各列强也想出了不少的法子,其中最主要就是加税。

1901年,各国公使曾和清廷代表谈判。

清廷代表是徐寿朋、那桐、周馥,列强代表是法国公使毕勋、德国公使穆默、英国公使莎道义和日本公使小村寿太郎。

会上,法国公使毕勋单刀直入,直接询问徐寿朋等三人清廷有哪些办法缴足赔款。

徐寿朋回复:可以提升海关进口税。

毕勋觉得,这部分税收已经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之内,但远远不够,需要清廷从“盐课”中再拿出钱来赔偿。

徐寿朋回复:只可挪出四百万作抵。

毕勋和英国公使萨道义又问,漕粮和崇文门税关能否拿出钱来?

徐寿朋回复:崇文门每年只能收70万两税,对于完成赔款无济于事,期望列强不要动这个地方,“为中国略存体面”。

那样最后有没加税呢?

答案自然是有些,这里金兔以当时浙江巡抚任道镕于1902年4月3日给清廷的汇报中,提及到为筹集赔款,浙江采取的手段为例。

1.按固定比率增加粮捐,以前征一两银子的,目前一律加征300文钱。

3.每张盐引加价0.4两银子。

4.按月租金的十分之一收房租税,房主与租客对半承担。

5.每卖出一两钱的鸦片,收税20文。

当然,这只不过明面上的一小部分,实质摊派给百姓的会更多——毕竟对清廷的官员而言,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致富机会。

譬如在1901年5月,内阁中书许枋曾在奏折中坦言,延庆被摊派庚款13万,而当地政府摊派给民众的数额,“已派至20余万”。

管中窥豹,不言而喻当时底层百姓的生活状况有多恶劣。

2.每斤盐加价4文钱。

"

« 上一篇:洪秀全是荒淫无道还是民族英雄?
» 下一篇:没有了